歡迎光臨江蘇義行律師事務所網站!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義行案例 > 法院判例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咨詢電話:0516-83713999
微信:yixinglawyer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徐州市解放南路246號文峰大廈北樓14樓(原江蘇師范大學)
以最高法最新指導案例解析“惡意串通”的認定標準 | 眾案組
發布時間:2015-6-9 18:21:57                  點擊次數:1308

基本案情

原告(二審被上訴人):瑞士嘉吉國際公司(以下簡稱嘉吉公司)。

被告(二審上訴人):福建金石制油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建金石公司)。

被告(二審上訴人):中紡糧油(福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紡福建公司)。

第三人(二審上訴人):福建省漳州開發區匯豐源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豐源公司)。

嘉吉公司與金石集團長期存在商業合作關系。

 

200446月,金石集團因未能及時向嘉吉公司支付貨款,引發了一系列爭議。

 

20049月,嘉吉公司將上述爭議提交國際油類、種子和脂類聯合會(以下簡稱FOSFA)仲裁。

 

2005626,嘉吉公司與金石集團于達成一攬子解決雙方之間所有爭議的和解協議及附屬文件,其中約定:金石集團將在5 年內分期償還債務,并將金石集團下屬福建金石公司的全部資產,包括土地使用權、建筑物和固著物、所有的設備及其他財產抵押給嘉吉公司,作為償還前述債務的擔保。

 

20051010,FOSFA 根據該和解協議作出仲裁裁決。

 

20065月,嘉吉公司因金石集團沒有履行仲裁裁決規定的義務,福建金石公司也未配合進行資產抵押,向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

 

2007626,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于作出民事裁定,對FOSFA仲裁裁決書的法律效力予以承認和執行,裁定金石集團應向嘉吉公司支付1337 萬美元。該裁定生效后,嘉吉公司向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200658,福建金石公司與福建田源生物蛋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田源公司)簽訂一份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約定:

福建金石公司將其國有土地使用權、廠房、辦公樓和油脂生產設備等全部固定資產以2569 萬元人民幣(以下未特別注明部分均為人民幣) 的價格轉讓給田源公司,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作價464萬元、房屋及設備作價2105 萬元。

2006430,福建金石公司就其擬轉讓的油脂生產設備委托大連達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評估價值,該事務所于200655日出具資產評估報告書,認定福建金石公司所提供的機器設備資產在評估基準日2006 430日的評估值為1568萬余元。

200658,福建金石公司委托漳州天正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其擁有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廠房、辦公樓等建筑物進行評估,該公司于2006 11 20 日出具評估報告書,認定截至評估基準日即200658日委托資產評估值為1000萬余元。

2006615,田源公司通過中國農業銀行漳州支行的“37417”賬號向福建金石公司在同一銀行的“35734”賬號轉入2500 萬元。

同日,福建金石公司從該賬戶匯出1300 萬元和1200萬元兩筆款項至金石集團下屬大連金石制油有限公司賬戶,載明用途為往來款。

2006619,田源公司取得上述32138 平方米國有土地使用權證。

嘉吉公司以福建金石公司、中紡福建公司、匯豐源公司惡意串通損害其利益為由提起訴訟,請求法院:確認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無效;確認中紡福建公司與匯豐源公司簽訂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無效;判令匯豐源公司、中紡福建公司將其違法取得的合同項下財產返還給財產所有人。

另查明

20011231,福建金石公司與招商局漳州開發區有限公司簽訂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書, 支付482萬余元, 取得32138 平方米國有土地使用權。

2006510, 田源公司與福建金石公司對上述買賣標的物進行交接。

福建金石公司、田源公司股權變動情況如下圖:


廈門晟遠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出具的審計報告載明,福建金石公司2006年度資產負債表中的土地使用權(無形資產)年初約469萬元,期末約459萬元;現金流量表中處置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而收到的現金凈額為1827萬余元固定資產凈值年初為3235元,年末為402萬元,加上在建工程,固定資產合計年初為3326萬元,年末為492萬元。

 

2008221,田源公司與匯豐源公司簽訂買賣合同,約定由匯豐源公司購買田源公司上述面積為32138 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建筑物、設備等,總價款為2669 萬元,其中土地價款603萬元、房屋價款334 萬元、設備價款1732 萬元。

20083月,匯豐源公司取得上述國有土地使用權證。

 

200847,匯豐源公司向田源公司付款569 萬元,此后未支付其余價款。

 

2008219,匯豐源公司成立, 股東為宋明權、楊淑莉。

 

2009916,中紡糧油公司和宋明權、楊淑莉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中紡糧油公司購買匯豐源公司80%的股權。

同日,中紡糧油公司(甲方)、匯豐源公司(乙方)、宋明權和楊淑莉(丙方)及沈陽金豆食品有限公司(丁方)簽訂股權質押協議,約定:宋明權、楊淑莉將所擁有匯豐源公司20%的股權質押給中紡糧油公司,作為乙方、丙方、丁方履行“合同義務”之擔保;“合同義務”系指乙方、丙方在股權轉讓協議及股權質押協議項下因“紅豆事件”而產生的所有責任和義務;“紅豆事件”是指嘉吉公司與金石集團就進口大豆中摻雜紅豆原因而引發的金石集團涉及的一系列訴訟及仲裁糾紛以及與此有關的涉及匯豐源公司的一系列訴訟及仲裁糾紛;還約定,下述情形同時出現之日,視為乙方和丙方的“合同義務”已完全履行:

1.因“紅豆事件”而引發的任何訴訟、仲裁案件的全部審理及執行程序均已終結且乙方未遭受財產損失;

2.嘉吉公司針對乙方所涉合同可能存在的撤銷權因超過法律規定的最長期間(五年)而消滅。中紡糧油公司于20091118日取得匯豐源公司80%的股權,法定代表人變更為王朝暉,董事為王進、王政良,監事為張景和、劉雁華。

法院判決:兩次轉讓行為無效,財產恢復至債務人名下

本案中,福建高院及最高法院均認為: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及匯豐源公司之間的資產買賣合同系惡意串通損害嘉吉公司合法權益,應被確認無效,原因如下:

(一)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及匯豐源公司具有關聯關系。

在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簽訂和履行期間,福建金石公司和中紡福建公司的控股股東均為王曉琪、柳峰夫妻及王曉莉、王政良父女,屬于我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實際控制人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應認定是關聯關系。匯豐源公司成立的目的只是購買中紡福建公司名下的案涉土地和資產,兩公司之間的買賣合同有可能導致中紡福建公司利益的轉移,也符合我國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關聯關系的情形。

(二)中紡福建公司、匯豐源公司對本案所涉債務知情。

鑒于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之間的關聯關系,且作為兩公司法定代表人簽署合同的王曉琪和柳鋒系夫妻關系,中紡福建公司應當知道金石集團欠嘉吉公司債務1337 萬美元并在和解協議中約定將福建金石公司的全部資產抵押給嘉吉公司的整個事件發展過程。

 

股權質押協議內容,證明匯豐源公司對“紅豆事件”產生金石集團欠嘉吉公司債務1337 萬美元并在和解協議中約定將福建金石公司的全部資產抵押給嘉吉公司的事實亦是知情的。

(三)轉讓價格明顯過低

2006年55日,大連達信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出具資產評估報告書,載明福建金石公司所提供的機器設備資產在評估基準日2006430日的評估值為1568.54萬元;

2006年58日,買賣合同訂立,約定中紡福建公司購買福建金石公司資產的價款為2569 萬元,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作價464 萬元、房屋及設備作價2105 萬元;

2006年1120日,漳州天正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評估報告書,評估福建金石公司擁有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廠房、辦公樓等建筑物進行評估,截止評估基準日2006 58日資產估值為10004607元;

評估報告時間晚于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的簽訂時間。證明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時并未根據會計師事務所的評估報告作價。

福建金石公司資產負債表載明,其固定資產凈值為32354833.70 元, 而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中對房屋及設備作價僅2105萬元,屬不合理低價。

(四)轉讓價款并未實際支付

中紡福建公司雖然于2006 615日通過中國農業銀行漳州支行向福建金石公司在同一銀行的賬戶轉賬2500萬元,但該轉賬并未注明款項用途,且福建金石公司于當日將2500 萬元分兩筆匯入其關聯企業大連金石制油有限公司賬戶,又根據福建金石公司和中紡福建公司當年的財務報表,并未體現該筆2500萬元的入賬或支出,而是體現出中紡福建公司尚欠福建金石公司“其他應付款”121224155.87元。據此可認定中紡福建公司并未根據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向福建金石公司實際支付價款是合理的。

(五)匯豐源公司亦構成惡意串通

從公司注冊登記資料看,匯豐源公司成立時股東構成似與福建金石公司無關,但在匯豐源公司股權變化的過程中,可以看出,匯豐源公司在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買賣合同時對中紡福建公司轉讓的資產來源以及福建金石公司對嘉吉公司的債務是明知的。買賣合同約定的價款為2669 萬元, 與中紡福建公司從福建金石公司購入該資產的價格相差不大。匯豐源公司除已向中紡福建公司支付569 萬元外,其余款項未付。一審法院據此認定匯豐源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買賣合同時惡意串通并足以損害債權人嘉吉公司的利益,并無不當。

(五)匯豐源公司亦構成惡意串通

從公司注冊登記資料看,匯豐源公司成立時股東構成似與福建金石公司無關,但在匯豐源公司股權變化的過程中,可以看出,匯豐源公司在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買賣合同時對中紡福建公司轉讓的資產來源以及福建金石公司對嘉吉公司的債務是明知的。買賣合同約定的價款為2669 萬元, 與中紡福建公司從福建金石公司購入該資產的價格相差不大。匯豐源公司除已向中紡福建公司支付569 萬元外,其余款項未付。據此可認定匯豐源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買賣合同時惡意串通并足以損害債權人嘉吉公司的利益。

(六)判決結果:兩份轉讓合同無效,案涉財產恢復至福建金石公司名下

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于20065 8 日簽訂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中紡福建公司與匯豐源公司于2008 2 21日簽訂的買賣合同屬于惡意串通、損害嘉吉公司利益的合同,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均應當認定無效。

對于無效合同的處理,人民法院應當首先根據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合同無效……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判令取得財產的一方返還財產。

福建金石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之間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中紡福建公司與匯豐源公司之間的買賣合同均被認定無效,兩份合同涉及的財產相同,其中國有土地使用權已經從福建金石公司經中紡福建公司變更至匯豐源公司名下,在沒有證據證明本案所涉房屋已經由中紡福建公司過戶至匯豐源公司名下、所涉設備已經由中紡福建公司交付匯豐源公司的情況下,判令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匯豐源公司、取得房屋和設備的中紡福建公司分別就各自取得的財產返還給福建金石公司。

合同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當事人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的,因此取得的財產……返還……第三人?!痹摋l應當適用于能夠確定第三人為財產所有權人的情況。本案中,嘉吉公司對福建金石公司享有普通債權,本案所涉財產系福建金石公司的財產,并非嘉吉公司的財產,因此,只能判令將系爭財產返還給福建金石公司,不能直接判令返還給嘉吉公司。(三)關于匯豐源公司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在作為一審原告的嘉吉公司向匯豐源公司提出了明確的訴訟請求的情況下,匯豐源公司應當被列為被告,而非第三人。一審法院將匯豐源公司列為本案第三人不當,然而,該程序瑕疵并沒有影響一審法院對本案實體部分做出正確判決。

法律分析

1.債權受到危害時的救濟方式

一般而言,在類似本案債權人認為債務人的行為危害其債權的情況下,保護債權實現的方法有二:

一是債權人根據合同法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因債務人放棄到期債權或者無償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并且受讓人知道該情形的,債權人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行使債權人的撤銷權,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

二是債權人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債務人簽訂的相關合同無效。

兩者的法律后果都是達到恢復原狀的目的。債權人可以擇一而訴。

從司法實踐來看,債權人選擇以債務人與他人惡意串通、損害其利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會在舉證方面面臨更為嚴格的條件,因為在行使撤銷權的情況下,債權人只需要舉證證明“債務人無償轉讓財產”或者“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且受讓人知道該情形”,其中只要債權人能夠舉證證明“受讓人知道債務人的轉讓行為是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就足以認定受讓人知道會因此對債權人造成損害。而在主張無效的情況下,債權人不僅要證明債務人有損害其利益的行為,更重要的是要證明債務人與受讓人“惡意串通”。

惡意串通的構成要件比撤銷權的構成要件在證明標準上更為嚴格。惡意串通,是以損害他人利益為目的而相互通謀、相互勾結做出的意思表示。債權人不僅要證明債務人與受讓人主觀上具有加害債權人的故意,還要證明客觀上具有勾結、串通的行為,這種舉證對處于合同關系外部的債權人而言無疑是非常艱難的。因此,司法實踐中,以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主張無效的案件很少。

然而,從另一個方面看,行使撤銷權會有除斥期間的限制,而請求確認無效則無此期限限制??梢?,對債權人而言,兩種保護債權實現的方法各有利弊。債權人可以在權衡利弊后做出選擇。

2.本案認定兩次轉讓行為無效的事實依據

本案中,一審和二審法院根據嘉吉公司的舉證,認定本案中福建金石公司、中紡福建公司具有關聯關系;后者對前者負債情況明知;評估報告及資產負債表證實轉讓系以不合理低價進行;中紡福建公司并未實際付款。上述事實足以證明中紡福建公司與福建金石公司簽訂、履行國有土地使用權及資產買賣合同的行為系相互勾結、串通而為,且受讓人中紡福建公司與債務人福建金石公司均具有主觀故意,目的是使福建金石公司不具備清償能力,從而導致嘉吉公司的債權無法實現,該行為必將損害債權人嘉吉公司的利益。

本案更為復雜的是,債務人的財產經過了兩次轉讓。一審和二審法院進一步根據匯豐源公司股權變化的實際情況,認定匯豐源公司在與中紡福建公司簽訂買賣合同時對中紡福建公司轉讓的資產來源以及福建金石公司對嘉吉公司的債務是明知的;并查明買賣合同中約定的價款與中紡福建公司從福建金石公司購入該資產的價格相當,且匯豐源公司僅向中紡福建公司支付少部分價款,大部分款項未付。匯豐源公司與中紡福建公司的這些行為足以證明他們之間系相互勾結、串通而為,且均具有主觀故意,目的是使中紡福建公司從福建金石公司獲得的資產完全轉移,進一步切斷福建金石公司與被轉讓財產之間的聯系。該行為與前一轉讓相互聯系,共同導致嘉吉公司的債權無法實現。

3.《合同法》五十八、五十九條的適用規則

對于無效合同的處理, 一般地,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判令因該合同取得財產的一方當事人返還財產;有損失的,根據過錯程度判令當事人承擔相應的損失賠償責任。而合同法第五十九條專門針對當事人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形,規定因此取得的財產返還第三人。合同法第五十九條應當適用于能夠確定第三人原本為財產所有權人的情況,而本案中嘉吉公司對福建金石公司享有的是普通債權,因此不能直接將福建金石公司被轉讓的財產判歸嘉吉公司所有,而是仍然適用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判令返還財產、恢復原狀,這也符合原告的訴訟請求。

 


上一條:手機轉賬備注借款能證明借貸關系存在嗎?
下一條:債權債務糾紛,經典案例匯總篇(2009-2014)|人民司法

蘇公網安備 32032202000153號

注册捕鱼游戏送彩金